打北边来了只东里🙊

超低产甜文专业户

【周叶】竹马竹马

*私设如山



  “周泽楷——?”

  叶修瞪着一双溜圆黝黑的眼睛,看向提及这个名字的叶秋。叶秋合上花名册,微微侧着头,下颌骨线条分明又好看,他眨了眨眼睛,道:“对啊,周泽楷要来。”

  叶秋是班长,班长通常是提前知晓转校生是谁的。在看到转校生资料的那一瞬间,他就沉默了一下,倒不是被周泽楷的盛世美颜惊呆,而是这张盛世美颜的脸,实在是太眼熟了,眼熟到他头疼,同样的,也眼熟到他一下子就想到了告诉他的亲生哥哥。

  下一秒,他的亲生哥哥就如同他预想的一样,在椅子上一跃而起,询问:“他是哪个班?资料呢?”

  叶秋:“……”

  他又眨了眨眼,对这张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脸的主人颇有些无语。

  叶修确实是挺开心的。

  周泽楷打小就特别好看,叶秋估计叶修赤裸裸的颜控本性就在那时候暴露的。

  周泽楷沉默寡言也是打小有的,叶修却是三寸不烂之舌——某些时候虽然也是不善言辞,但是四合院里头长大的熊孩子,带着一身热情与精神劲儿,和周泽楷成了朋友。

  叶秋呢?叶秋在和幼儿园里的小姑娘玩过家家,小姑娘是妈妈,他却不是爸爸——他是当儿子的那个。

  白驹过隙,时光如梭,周泽楷在十六岁的时候去了国外,就此同叶家两兄弟别过,万万没想到,十七岁高三这年,周泽楷又回来接受苦逼的中国式教育了。

  “他回来干什么?”叶修想不明白。他虽名列前茅,但是谈起学习…再好的学生也难免头疼。他已经睡不满六个小时很多天了,此刻怨言满满,实在不明白周泽楷自找难受的做法。

  叶秋一听这问题就牙疼…他在来见他哥哥以前也问了周泽楷这个问题,周泽楷轻描淡写几个字,却差点儿惹得叶秋跳起来和他拼命。

  周泽楷说,我想叶修了。

  为什么拼命…一是周泽楷小帅哥重色轻友程度之深令人不齿,二是叶秋是个醋坛子,还是个隐藏兄控。

  叶秋并不打算回答叶修的这个问题,幸而他也只是自言自语,并没有想深究答案。

 

  不多时,叶修就在办公室碰见了在班主任面前正襟危坐着的周泽楷。

  叶修抱着一摞作业,冲他笑了笑,放下作业后磨磨蹭蹭地冲周泽楷挤眉弄眼,周泽楷也笑,梨涡与红晕都被他笑在了脸面上,让人一下子想到了面若桃花这个词。

  叶修瞅着他,就突然手痒了。

  他多久没戳过周泽楷的梨涡了?

  班主任咳嗽一声——叶修终于不敢再对着周泽楷挤眉弄眼,转身带上门走了。

  出了门,他捻捻自己的指尖,更想戳那阔别已久的梨涡了。

 

  直到傍晚放了学,叶修才再一次看见周泽楷。这会儿可算是能自在了,叶修撂下弟弟飞快地跑过去搂住了周泽楷。拥抱之间,呼吸喷洒在周泽楷的脖颈上,惹得他一激灵…那埋藏在心底多年的小心思一下子蠢蠢欲动起来。

  可是他感觉到叶秋在看他,不止是叶秋,这条路上也有不少人在侧目。他只好垂下眼睛,拍了拍叶修的后腰。

  “我想死你了!”叶修撒开手,一脸的没心没肺。搭上这句话,竟然与春晚的冯巩老师不谋而合。周泽楷就笑了,丹凤眼弯了起来,不知有多么好看。

  叶秋可不那么没心没肺。不等周泽楷回应哥哥,他就上前挤进了中间,巧妙地没让哥哥察觉。

  周泽楷也不动声色地把傻兮兮的笑容收敛了起来,和叶秋对视的瞬间颇有些兵戎相见的意思。

  叶修可着劲儿地展示着自己的没心没肺。他毫不避嫌地绕到叶秋书包后面,娴熟地拿出来弟弟的零花钱,理所当然地冲周泽楷眨眨眼,说:“走吧,吃饭去。”

  叶秋恨这没心没肺恨的牙痒痒——

  他哥哥到底有没有被人喜欢的危机意识?叶秋恍惚间想起来温水煮青蛙这个故事,再看叶修,俨然是那只即将被人吞吃入肚而不自知的青蛙。

  叶秋再看看显然有城府的周泽楷,终于放弃,缓缓地抬起手,捂住了脸。

  而周泽楷不知道叶秋的心思翻了几翻。他只盯着叶修的眼睛,心里只觉得这眼睛怎么看怎么撩人好看。叶修每每眨眼,都宛若在他心口眨眼睛,睫毛仿佛是扫过他最柔软的地方一样,撩的他心神不定,浑身上下的骨头简直都要因为叶修这个不经意的小动作酥个透。

    周泽楷突然想到很久之前,他在微博上看到过的一段话。

  “心如止水是什么?”
  “不争。”
  “心跳如雷是什么?”
  “你。”

  叶修毫不自知地冲他笑嘻嘻地挥手,他回了神儿,径直越过了叶秋。

  叶秋:???

  可周泽楷哪儿有功夫去管他这么一个天大的电灯泡。周泽楷只想把叶修抱住,搂着亲亲,然后说一句我好喜欢你。

  可惜叶修没心没肺,似乎是丝毫没觉得周泽楷对他是怀有暧昧心思的,更没察觉自己弟弟刚刚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他只是在全神贯注地看着手机找美食,为了防止摔倒,他还握住了周泽楷的手。

  叶秋看着周泽楷一张盛世美颜是横竖都看着不顺眼,巴巴凑上来想再次挤在两个人中间。谁知他这种争风吃醋的行为给叶修带来了不便,叶修同学在从美食的海洋中脱离出来,给弟弟翻了个白眼,把周泽楷的手握得更紧时顺便对叶秋道:“你有病啊?”

  叶秋:??????

  随着叶修话音落下,周泽楷隐秘的幸灾乐祸的眼神也飘了过来,然后又轻飘飘地转了回去。这对狗男男在大街上手牵手,让自己一个人的叶秋未成年的内心受到了极大的震撼。

————————————————
还债进度26/170
先这样吧,有空把结尾写好。

我爱公狗腰,我一定要写小狼狗C小叔叔的肉。

——————————————
此条用于痴汉自萌

每次写周叶的竹马竹马就想说骚话,小少年们直白的骚话实在是太可爱惹。

【周叶】小朋友 下

车技:0

————————————————

 @飞花乱舞 感谢姑娘和我一起讨论!

虽然我是个废司机……

【周叶】小朋友 上

*私设如山

*古代PA,有年龄操作






  叶修是很善良的人,被叶家的所有人保护得很好,除了自己想要的其他无欲无求。

  周泽楷是他挚友亲戚家的孩子,在这个夏天被丢到了他面前。叶修抬起头来,只见挚友笑着,说:“孩子交给你了。”

  叶修拒绝的话没说出口,挚友就跑了,只留下了一个得意的坏笑与一个水灵安静的男娃娃。

  十八岁的叶修盘着腿与八岁的周泽楷对视着,过了一会儿他就笑了,捏捏男娃娃的脸颊,说:“哥哥带你吃好吃的去。”

  男娃娃没搭腔,但是很乖地站了起来,小手扯住了叶修的袖子。叶修将袖子一震,用自己的手裹住了周泽楷的小手。

  “以后跟我在一起要牵手,人挤人的,走丢了怎么办?”叶修说。

  周泽楷依旧没有回答,但是叶修感觉到他攥得更紧了。

  叶修带周泽楷逛遍了京城,玩儿遍了山林原野。周泽楷小小孩子闷葫芦一个,叶修就不断地挑起话题,让周泽楷的心防渐渐也弱了下去。

  苏沐秋一去就是一个月,一封书信也没寄过来,叶修跟周泽楷也就在一起了一个月…总算是把这个规规矩矩的小公子哥带的不那么规矩了。

  又过了十天,苏沐橙来了。

  她盯着紧紧握着叶修的手的周泽楷,又瞥了眼叼着一根草毫无威严的叶修。

  “叶修,周家的事儿解决完了,我哥叫我把周小公子带回去。”苏沐橙说。

  叶修早就料到有这么一天,不过还是略微一怔,拍了拍周泽楷的脑袋:“跟你这个漂亮的姐姐回去。”

  周泽楷抿了抿嘴,往叶修身后缩了缩。

  叶修想把他抱起来,岂料手还没搂上去周泽楷就抽噎着哭了起来。眼泪糊满了脸颊,一边哭还一边嘟囔着什么。

  叶修蹲着抱住他,手拍着他的后背,听清了他说的什么。

  他说别不要我。

 

  谁能料到,叶修这一要就要了十年。

  “哥。”周泽楷敲门没人理,喊人没人回答,只好又翻墙进了门,叶修正睡着觉,手腕没意识地一搭一搭地扇着蒲扇。周泽楷站在窗沿盯了叶修一会儿,然后低下头毫不客气地亲了一口。

  叶修给亲醒了。

  “这什么时辰了…?”叶修抬手拦住周泽楷的起身,回了他一个意识迷蒙的吻,“臭小子,又占我便宜。”

  周泽楷乖生地喊:“哥。”

  叶修被他一喊就没辙,瞅了一眼桌案上冒着热气儿的包子,便晓得早饭不着急了。他又躺下翻了个身,正对着周泽楷。

  周泽楷又想亲他,叶修一只手糊在了这位小朋友的脸上:“…别闹,你哥给你寻思终身大事儿呢。”

  周泽楷一把抓住叶修的手腕,没说话。

  叶修瞅瞅他,不自知地问:“怎么了——这是害臊了?”

  周泽楷还是没说话。

  叶修便真的以为他害臊了,摸了把周泽楷的脸说:“害臊什么?我弟长那么俊,说媒的一家接着一家呢。”

  话音刚落,周泽楷翻身上床把他的腰夹得结结实实,两只手跟铁钳似的把叶修的手腕摁在床上,整个就是一活的牢笼。

  叶修奇了怪了:“——怎么了?”

  周泽楷低下头先亲了他一口,说:“我谁都不想娶。”

  叶修说:“这怎么行,你可别学我。”

  周泽楷不理他的打断,盯着他的眼睛沉默了一会儿,直到叶修觉得隐隐约约不太对劲儿——

  周泽楷说:“我喜欢你,哥。”

我妈有天跟我叔叔在电话里吵架,我说你俩别吵了,我妈扭头冲我说:“我好歹还有人能吵架,你呢?你连个陪你吵架的人都没有!”

妈您是不知道您女儿在王者荣耀里是个大喷子,天天跟人撕逼,满屏星号。

  叶修强压着身后的不适,扭着身子半侧了过来,含住了周泽楷的唇瓣。周泽楷哪怕一心三用也不慌乱,很快便反客为主,舌尖追舌尖地深吻起来,叫叶修喘不上气起来。

  好容易有了个喘气儿的空隙,叶修揪着周泽楷耳朵,怒:“小兔崽子,在哪儿学的这些不正经的?!”

  周泽楷乖觉地瞅着他,道:“哥,我无师自通。”

年下攻是宝藏。

喜欢那种又会撒娇又很强势的年下攻,明明也就才二十岁出头,经历过的太多,强势阴狠得那些三十多岁的男人也怕。

受呢就是那种有点小怂,很平凡的大叔。但是很善良,对所有人都很好。小朋友觉得他太天真了,一次一次的被害还是没有认识到世界的险恶。

后来他们在一起,小朋友天天把大叔操得神识不清,在床上哭个不停,整个人都软了,求小朋友慢点儿慢点儿,小朋友不听呀,拍得大叔又白又大的屁股都红了,一边操还一边说,你知道世界多险恶了吧?你看我就好险恶,把你欺负成这个样子。

大叔说没有,你是我的小朋友,我喜欢你任何样子。

然后小朋友超级开心,就更卖力了(…)

我之前和我对象分手了。

我俩处了一年多啦,我特别喜欢她。

昨天发了条很丧的说说,鼓起了勇气想在凌晨跟她表白。

然后她看到啦,问我是不是她。

很幸运,她又变成我的现任了。

我把她找回来了。

——————————————
谢谢评论里的小可爱!!超爱你们的!

【周叶】你一对我好我就觉得你要抛弃我了

*私设如山

*末世(假)架空设定+前期单恋后期双向暗恋






  叶修捡了个小崽子,这小崽子人高马大俊美非凡,重要的是特别眼熟。他拎着小崽子在兴欣逛了一圈,兴欣热情群众纷纷帮他回忆,最后是苏沐橙认了出来:“他是轮回的队长呀!”

  叶修一听到轮回这两个字就想起来了,毕竟和平时候国际雇佣兵大赛时他们刚打败了轮回,而且他对轮回里的某一位漂亮的小姐还有过一次亲密的肌肤之亲。他贴近了周泽楷,问:“你们队伍呢?”

  周泽楷心想,前辈,你别再靠近了。

  他已经心跳如雷了,如果不是表情经过严苛的管理训练,怕是他早就露出了害羞的模样。他没听清叶修说的什么…因为他在叶修贴近的一瞬间脑袋里就一片空白了。

  他们挨得这么近。

  叶修见周泽楷愣住了,一时间觉得这孩子傻了吧唧的,呼噜一把脑袋,转身走了。

 

  周泽楷喜欢叶修。

  那是个奇妙的乌龙,几年前的一次任务,周泽楷因为形容昳丽而被他们队里的全体坑队长的队员派出去办成女人接近当事人。结果接近的第一天就被下了药,他只好狼狈地跑了出来。

  在街头的小箱里,他撞上了喝了一杯酒正躲在这里醒酒的叶修。

  好不容易撞见了人,他也不管男女了,胡乱地凑上去亲吻。两个童子鸡吻技青涩,但是对于一个酒鬼与急切需要释放的人来说,却是足够了。

  他在叶修身上乱蹭,男人柔韧的臀部与温热的肌肤与自己的五指姑娘太不一样了,周泽楷没多久就射了出来。

  释放了以后周泽楷的神智就清醒了不少,他看着面前男人的脸只觉得心里一惊,心里默默地骂了一声。末了他把自己的团徽扯了下来塞进了男人的口袋里,暗示他可以来找他。

  然而周泽楷万万没想到,叶修居然真的把他当成了女人,而且至今深信不疑。

  “他没怀疑我没胸吗?”周泽楷在雇佣兵大赛以后,跟江波涛抱怨,“他不觉得我太高?”

  江波涛想了想:“三四年前的你也就一米七五左右…而且你那时候长得实在是偏向雌雄莫辨那一类的。”

  江波涛很后悔了,他在比赛时为什么好死不死地要凑近叶修?为什么要把叶修说的话转达给队长?为什么他转达之前不能动动脑子?

  “代三年前的我向你们队里那个美丽的女孩儿问好。”叶修在“杀死”他之前留下了这么一句话,然后他就傻不愣登地来告诉了队长。

  江波涛后悔死了。

  周泽楷则是难过死了。

 



  “小周,”叶修熟络地喊他,“你们轮回的女孩子有几个?”

  周泽楷头也不抬,已然是陷入了往事的心酸中:“零个。”

  叶修说:“不可能吧!三年前你们队里肯定有个女孩子。”

  周泽楷自暴自弃了,抬起头贴近了叶修。他问:“前辈,觉不觉得我的脸很眼熟?”

  叶修说:“当然眼熟啦又不是没见过…”

  周泽楷把自己的头发弄下来,脸颊两侧被头发遮住,他微微瞪大眼睛,问:“这样有没有更眼熟?”

  叶修被他搞得莫名其妙,定睛一看却是是另一种眼熟。他扯扯嘴角,问:“你别想说你就是那个女孩子…”

  周泽楷又把头发撩上去。

  他说:“嗯。没错,我就是。”

  叶修的世界观一时间受到了极大震撼,他给别人炫耀过的美丽少女更本不存在。他盯着周泽楷薄薄的,看起来一点儿也不会勾起他亲吻欲望的唇,想,卧槽,世界上男的还能跟男的亲嘴儿亲的那么带劲???

  叶修是个直的不能再直的直男,他欣赏所有女孩儿的美,不反对但也不支持同性恋。所以他对于同性文化非常的不了解,他不觉得两个男人在一起有什么快乐。所以他不能理解周泽楷的刻意贴近,更想不到周泽楷是冒死来找他的。

  他脑子里只是在想,完了,来上门找我要旧债了。

  叶修问:“行了,你说你想怎么办?几年前也有我的不对,我亲了你,我跟你说对不起,可是我真的是个直的,以身相许怕是做不到。”

  他这零分的阅读能力惊呆了周泽楷,逼迫着他将几欲出口的表白咽了回去。他想,别人说的真没错,叶修长得再gay也不能掩饰他是个钢铁直男的事实。

  “我的队伍,在北边,”周泽楷换了个话题,“我找不到他们了。”

  并且顺便撒了个小谎。

  事实上是他把队长职务丢给了江波涛,然后一路上鬼挡杀鬼神挡杀神地在一群丧尸里冲了出来,然后“恰好”到了一处没丧尸的地方,又“恰好”被叶修捡到。

  这么多恰好绝对不是巧合,而是他出发以前研究过兴欣的路线。

  叶修瞅着他,说:“哎哟,可怜孩子。”

  被可怜的周小可怜心里雀跃,面上还是垂着眼睛的可怜样儿。他说:“前辈,我可以帮你们干任何事儿。”

  叶修说:“你不干事儿都行,反正一时半会儿我们估计也见不到轮回,也不能扔下你呗?你作为编外人员,哪儿缺人去哪儿就行了。”

  苏沐秋的声音从外面穿来:“我这个小队缺人!”

  叶修嫌弃地回道:“没看见人小周虚弱着呢吗?”

  苏沐秋就没了声。

  周泽楷情况确实不太好,他一路冲过来惊险万分,又要注意自己不被丧尸感染,又要注意别走错路。他身上血迹斑斑,但幸好不是他自己的血。

  叶修扒翻出来安文逸留下的医疗用品给周泽楷处理了一下擦伤。周泽楷抿着嘴,真真实实地羞涩了。

  因为叶修脱了他的上衣…一时间,周泽楷看着叶修的脸靠近他的胳膊,感觉到温热气息喷到肌肤上,顿时浑身一抖,那向来安静本分的兄弟差点儿久违的起来了。

  他忙闭上眼睛,默念金刚经。

 



  在吃饭睡觉冲进丧尸堆抢资源的日子里,周泽楷不知不觉在兴欣呆了三四个月了。

  私底下以老魏带头,都给周泽楷取了个善意的外号——

  “周小媳妇儿。”

  队里大多数人都觉得周泽楷是0号,因为周泽楷遇到叶修就各种青涩,而叶修一副老司机的样子,实在是攻受分明。那些只会看外表性格定攻受的直男纷纷倒戈于叶修是1号,而敏锐的女孩子们还是坚定不移地觉得周小帅哥是1号。

  周泽楷正在裸着上半身修理汽车发动机。他肌肉很好看,薄薄的一层却肌理分明,有种干练的美感。如此美男在阳光的照射下无意间挥洒着汗水,散发的荷尔蒙已经被叶修感觉到了。

  叶修在一旁揣着口袋喝着饮料,喉头有些发痒,又有些干涩。他莫名回想到了几年前的那个夜晚,就是这个当初还比他矮一些长得也更雌雄莫辨的臭小子夺走了他的初吻。

  那时候臭小子应该也就十六七,而他比他大了整整十岁。

  他回想着,舌尖舔了舔嘴唇。盯了周泽楷半晌,转身去找了苏沐橙。

  “你说你——”苏沐橙声音太大了,惊得叶修忙捂住她的嘴。她支支吾吾一会儿,表示自己会淡定,叶修这才松了手。

  “你说你喜欢周泽楷??”苏沐橙整张脸都在表示讶异。

  叶修盘着腿做到了地上,他思索一会儿,纠正她不严谨的语句:“可能。”

  “我最近注意力总是不集中…就是单纯的因为某个人不集中的那种。我一看到他目光就忍不住追上去了,然后就分神了。而且最近我觉得他很帅,各个方面都很优秀,”叶修说,“你说过,能让人分神,让人觉得完美的,只有他的恋人。”

  苏沐橙瞪大眼睛微涨着嘴,陷入了良久的不可思议。

  “我的天…叶修喜欢上了一个人…有什么是比老处男开窍更令人惊讶的吗?”苏沐橙自顾自地唠叨。

  叶修任由她恢复一会儿,然后又问:“我该怎么办?”

  苏沐橙问:“你说的是…”她比了个一颗心分开的动作,“这种怎么办,还是,”她又比了个爱心合起来的动作,“这种?”

  叶修说:“当然后者。”

  苏沐橙回想一下周小帅哥对叶修的态度,只感叹活生生的双向暗恋居然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她说:“你平时对小周够好了,我觉得他也很喜欢你,你要不表白试试?”

  叶修犹豫:“太快了吧?”

  苏沐橙指着外边的周泽楷,说:“每天就有十多个平民给周泽楷送花送情书,我觉得你再拖拖人家都该结婚了。”

  叶修:“……”

  叶修:“好,你说的有道理,我表白。”

  他打了腹稿,大步迈出房子,现在了周泽楷面前。

  “小周,你想不想知不知道我为什么对你这么好?”

  周泽楷懵圈地摇摇头,猜测:“愧疚?补偿我?”

  叶修摇摇头。

  周泽楷一下子慌了神,他说:“你别,别抛弃我。”

  叶修一下子就笑出来了,他说:“我对你这么好,不是心怀愧疚,不是补偿当年,更不是想和你分开…你这个臭小子,你怎么不明白,我就是喜欢你而已,单纯的不能再单纯的喜欢你。”

  周泽楷整个人都傻了,他说:“你…不是喜欢女孩子吗?”

  叶修无奈地歪歪头:“我从来没喜欢过任何一个女生…女装的你除外。你别再把聪明用在别的地方了,快来用你超高的智商猜猜我的心意,然后善解人意地告诉我,我也喜欢你。”

  话音未落,周泽楷的那句谋划了几个月,甚至几年的表白一下子脱口而出。他说我喜欢你叶修,不等温情脉脉的回应到来,他就冲过去把叶修抱了个满怀,下巴蹭着他的肩头,手搭在他的腰上。

  他鼻尖埋入脖颈,贪婪地呼吸着属于叶修的味道。

  那是属于他的味道。
————————————————
伪末世!!
我真的不会写感情戏…气哭。
还债进度25/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