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云

拜拜啦

走了
搞全职搞累了
随缘回坑
去小号搞rps了@积极向上
或许2020年再见

今天煤球很黏我,可能是因为很久没见的原因吧。我要出门了它抓着我的裤腿一直弱弱地叫。它平时不太会叫,也不太会撒娇,我蹲下来抱着它,蹭它的脸,它就不叫了,把爪子搭在我身上,耳朵垂了下来。我妈妈说它不想让我走。但是我还是走了,我换鞋的时候它在门缝里看着我,进电梯的时候我听见它又叫了一声。


煤球是个很乖很乖的小朋友。可能是因为它被虐待过的原因,最初的时候我摸摸它它都会很害怕。但是我知道它真的很爱我,有一天周末我起的很晚,它闹着让我妈妈开门要看我怎么回事。那是它第一次“不听话”。它很排外,但是不敢耍脾气,总是有种怯怯的感觉。这只小猫咪对陌生人伸出过爪子,可是在我训它、拍它屁股的时候它总会把爪子缩在自己的身体里,脑袋蹭着我的手心,偶尔轻轻地喵一声。它从来不对我凶,讨厌洗澡闹脾气时也不会对着我闹。


会有人说它怎么总是丧丧的脸,可是我知道它是一只总是很开心、很积极的小猫咪。它真的很乖很乖,我不小心弄丢了它最喜欢的玩具他也只是沮丧了一会儿,然后就原谅了粗心大意的我,在我面前翻过身让我挠挠它的肚子,告诉我它不生我的气了。它是个小小的好战分子,院子里很多猫咪它都爱去撩拨人家,做了坏事就垂头丧气,仿佛是它被欺负了一样,让我都舍不得凶它。


捡到它的时候它是很瘦小的一只,最柔软的肚子上全是伤痕。它才一个多月,叫都不敢叫,恐惧人的它伸出来爪子却没有力气保护自己。它长大后也害怕外面的世界,它喜欢的地方是有阳光的飘窗和我的怀抱。哄一只小猫咪是很难的事情,最初它不习惯吃喝全都有人照顾的生活,一天到晚忧心忡忡,也不会像其他小奶猫一样叫着去撒娇讨好。我妈妈说它好像在害怕再一次的失去。


它跟香香完全不一样,明明两只都是被虐待过的小猫,但是香香很娇很娇,也很会撒娇。煤球就好像还一直没出来一样,对每个陌生人都很怕,但是也不敢表露自己害怕,不敢伸出来爪子保护自己。它很敏感,周围人的情绪变化它都能察觉。我哭的时候它就会走过来趴在我身边,舌头舔舔我的脸,可能还会舔到咸咸的眼泪。我开心的时候它也会特别开心,叫的次数会多一点,眼睛瞪得圆乎乎的。我总会偏爱它多一些,像弥补它过去的伤痛一样。


如果我早一点认识它就好了。


魔!仙!(。)

老人跟孩子讲,看到那座大山了吗?很久很久以前…

山头的东边有个仙人,大家都喊他好仙人,因为没有人知道他是什么仙。好仙人呢,你只需要供奉些美味吃食或是小玩具,他就会许你一个不过分的要求。但是必须是这个村里的人才可以,而且无论你送了什么真金白银或是贵重的奇珍异宝,他统统都不收,第二天早晨起来你保准看到送出去的都送回到家门口来了。

而山头的西边有个大妖,是好是坏说不准,但是爱捉弄人的本事一流。隐了身形吓唬小孩子、去人家田地里偷瓜什么的,什么大坏事也不做,但是大家都烦的要命。他还特别聒噪,曾经变成说书人把一屋子的人都给说睡着了。大妖丝毫没觉得是自己啰嗦的原因,顿时怒从心头起把一茶馆的人都丢了出去。大家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地上,上下一模什么也没丢,便无奈摇头:是大妖、是大妖!

从来没人见过他们两个,但是真正的说书人先生在各类话本中总要提上那么两句。小娃娃们趴在茶桌上眨巴着眼睛,听到好仙人的时候会咯咯笑着说好仙人真好呀、好仙人真好呀。听到大妖时一张张小脸又皱起,啧啧道大妖真不乖、大妖真不乖!

有一天大妖路过这茶馆,一口茶水没咽下就听说书先生编排他,“噗”地喷了出来,郁闷地回到自己的山头还是忍不住张牙舞爪,怒气冲冲跑到东山头去。跑到半路他灵机一动变成了个小孩儿模样,钻进了供奉好仙人的寺庙里。他给好仙人送上从自己屋里扒翻出来的小小拨浪鼓,清脆地叫道:好仙人、好仙人,可不可以让我见见你呀?

说起来大家可能不信,他俩当邻居当了好几百年,其实连面都没见过。

寺庙里静悄悄的,大妖撇撇嘴心说这也不是什么要求都答应嘛。刚想完,他孩子视角里就出现了一只细白的手拿起了拨浪鼓,大妖惊得向后一跳,抬头看那手的主人——

那男子长得清清秀秀,着了一身白衣,乌黑长发松松地挽到脑后,一对清亮的招子正带着笑意看向大妖化形的小娃娃。

日妈!这个仙人怎么这么好看!

大妖是个颜性恋,眼光贼高,所以他是个几百年的死处男。

但是这感叹没几秒,那仙人就轻轻巧巧往娃娃额头中心一点,薄唇吐出三字:变回来。大妖一听就要跑,哪儿成想这仙人法力竟然极其高强,他一骨碌摔到地上,小娃娃的身形抽长抽长,脸庞变得十分俊毅,只是他姿势可笑地被仙人禁锢在身前,便一点儿也没让人觉得他英俊潇洒了。

大妖觉得很丢脸。

大妖想强制退出群聊。

但是仙人哪儿能让他跑掉,看他憋屈便体贴地为他换了个姿势捆着带到了后山。美男子笑着问:不知妖君为何而来?

大妖能让他知道?怎么可能!他嘴犟道:路过还不行么!

路过?仙人意味深长望他一眼,从怀里掏出来拨浪鼓。原来妖君随身还要带着稚儿喜欢的小玩意儿,如此童真。

大妖对他颜值而来的好感全没了,他愤愤想到:这什么好仙人?这分明就是个牙尖嘴利、刻薄、还竟会挑人痛点戳的不正经仙人!


没写完。
屌丝纯情大妖攻×大美人仙人受。

小道长两岁就被华山捡到,五岁被他送到武当去学武,十七岁时下山第一件事就是找华山。

那时候的华山在玲珑坊里喝着花酒,膝上坐着个身躯娇软的小倌儿。小道长就从门缝里看着他们耳鬓厮磨,手指头在门板上使劲儿地抠着,指节泛白,指缝劈了渗着血。

他知道这是什么情绪,这是吃醋与嫉妒混杂在一起的火。回忆起来他们的“嗯嗯”师兄也曾经有过这种情绪,据说是看见了曾经的蔡师兄被人拥着,一怒之下砸了那屋子,却被蔡师兄出声骂道无理取闹。

他回了武当,足足三天没吃一点儿东西。后来小道长见他在金顶下跪着,他见掌门问师兄,你可知错?师兄沉默且笔直地跪着,道,弟子无错。

掌门沉了声,问,你可知错——?

他仍旧是坚定地说,弟子无错!

所有人都说他是为了维护蔡师兄才这个样子与掌门反驳,可是小道长好奇怪,既然邱师兄那么喜欢蔡师兄,为什么不说出来呢?

他现在大概是懂了,因为他对着华山也说不出那句喜欢。

我男朋友怎么说,是个非常“老派”的男子。他没微博,没时下流行的一切app,唯一的游戏是微信小程序的游戏与2048,主页A明晃地放着几个新闻app。

他不了解任何一种特殊群体,但是他对于这些群体的三观正到让我叹为观止。

记得之前跟他讨论LGBT以及有特殊爱好的一些群体,我说其实性取向也好,异装癖,bdsm也好,全部都是自己的爱好。只要不妨碍、损伤到任何人,那么就没资格去禁止,哪怕不提倡也没资格禁止,毕竟它不像是偷窃杀人一样,损害社会安全和他人利益。

他点点头,跟我说他从小就很讨厌吃苹果,讨厌喝苹果汁。身边的人都吃苹果,哪怕不喜欢也不会像他那么严重地讨厌。

“可我那怕是这么讨厌苹果,这么与他人口味格格不入,我还是在这个社会上活的好好的,并且有很多朋友。”

“…通俗来讲,我只是想跟你打个比喻,那就是,那些人永远不会因为不喜欢苹果而死去。”

“苹果很重要吗?它有影响到生活、工作吗?它有重要到你需要一生都因为你不喜欢它而抬不起头吗?我感觉并没有吧。”

“而一般觉得不喜欢吃苹果就是大傻x的人,那才叫大傻x呢。”

【王黄叶】我就不懂了

*私设如山

  “我就不懂了,”黄少天坐在叶修的左手边叨叨,“王杰希有什么好的?你宁愿去他那里碰麻将也不和我聊天?”

  叶修说:“或许是因为你话唠。”

  黄少天可不高兴了:“话唠是美德!美德懂吗?不冷场的美德!”

  前排碰麻将的王杰希道:“但是我们宁愿冷场也不想听你说话,黄少天你好好反省一下自己。”

  黄少天臭脸:“干你毛事?回过头赶紧碰你的麻将去,输了可不赖我。”

  叶修起身想看看战况,被黄少天拉着又坐下来。

  “我就不懂了,叶修你觉得王杰希那大小眼有我好看吗?”

  叶修哪个人都不想夸:“还行吧。”

  黄少天气急:“你居然说还行?”他把前排王杰希掰过来,不敢相信地端详一会儿,质问:“你居然说还行?”

  王杰希冷冷道:“黄少天我要揍你了。”

  叶修:“……好吧,你好看你好看。”

  黄少天这才开心地松了捏着王杰希双颊的罪恶之手。

  王杰希不开心了:“你不能因为我不对称就不喜欢我啊?”

  叶修便义正言辞道:“我是那种看脸的肤浅之人吗?”

  黄少天呵呵一笑:“你前段时间还说周泽楷特别好看。”

  叶修内心小小地挣扎了一下:“好吧,就算是,那也是荣耀技术第一颜值第二。”

  “那什么第三?”王杰希自问自答,拐弯抹角地嘲讽,“身高么?”

  身高是黄少天的一个痛脚,他飞快地冲着王杰希比了一个中指:“一米八了不起?”

  王杰希:“比起一米七六来说,确实是了不起。”

  黄少天:“王杰希你是不是想来一场真人pk?”

  叶修一手拎一个安放好:“别闹了。”

  黄少天不安分地把中指伸到了前排,又被王杰希甩后边去了。

  “我很好奇你们两个为什么能气场不合到这种程度?”叶修问。

  “宿敌。”王杰希回答。

  黄少天:“大概是手下败将的不甘吧。”

  王杰希:“呵呵。”

  叶修又说:“我和老韩也没气场不合到这种程度?”

  黄少天强忍吐槽欲望——没有吗?

  王杰希慢悠悠地飘来一句:“我们两个还是情敌,情敌之间针锋相对不是很正常?”

  叶修假笑:“你俩小孩子吗?怎么抢玩具似的。”

  黄少天说:“你可不是玩具。”

————————————————
激情摸一个没头没脑的小段子

周泽楷亲了一下叶修。

在亲这么短暂的一口以前,周泽楷环顾教室一圈,确认了没一个活人。他小声喊了好几声叶修,除了轻微的呼吸声再没有别的应答。

他便笑起来,如同吃了糖的孩子一样笑得弯起了眼睛。

他亲了叶修的侧脸一下,短暂而快速的。味道是甜甜的,周泽楷舔了舔嘴唇。

多年后。

叶修:没想到你当初那么正人君子,就亲一下,还是亲脸,我白白装睡了!

周泽楷紧张:我…那个…(脸爆红)

叶修抬起眼皮儿看他一眼,道:应该是这样才对。

说完他就搂着周泽楷亲了下去——言传身教。

年下攻是宝藏。


喜欢那种又会撒娇又很强势的年下攻,明明也就才二十岁出头,经历过的太多,强势阴狠得那些见惯了世间百态的男人也怕。

受呢就是那种有点小怂,很平凡很温和的大叔。他很善良,对所有人都很好,但是早熟又缺爱的小朋友觉得他太天真了,一次一次的被害还是没有认识到世界的险恶。

后来他们在一起,小朋友天天把大叔操得神识不清,在床上哭个不停,大叔整个人都软了,连声求着小朋友慢点儿慢点儿。

小朋友哪儿会听呢,动作飞快,拍得大叔又白软柔嫩的屁股变得通红,一边操弄还一边说,你知道世界多险恶了吧?你看我就好险恶啊…把你欺负成这个样子。

大叔哭唧唧地抓着被单子,嘴上还是说没有,说,你是我的小朋友,我喜欢你任何样子。

大叔是南方人,语调一直很温柔,床笫之间的声音向来是软绵绵的,就像一只羔羊在柔和地叫。

然后小朋友一听超级开心,心说他这么喜欢我我不能放松呀!就更卖力了(…)


我喜欢他夸我

我敏感易怒,自卑拧巴。

敏感大概是因为我爹的原因,不多赘述。反正导致了我现在,如果别人对我说一句重话哪怕是无意中的,我也会记非常久。

易怒是因为之前得病,现在治疗好多了,但是有时候还是会因为别人的想法而变得非常的暴躁。

自卑拧巴合在一起说。

我是单亲家庭,因为这个原因有一点儿自卑一直在心里,毕竟比起父母相敬如宾的家庭我还见过我爸妈吵架吵到凌晨,甚至动手的情景。有时候和别人谈到这个话题就有人一愣,然后跟我说对不起…我觉得这真没什么对不起,毕竟人家又不是小三儿又不是破坏我爸妈感情的人。跟我道歉,反而让我有一种被冒犯了的感觉,说不清楚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可就是不舒服。

我有很多朋友,都非常之优秀有趣,以至于我有些嫉妒。但是我同时又很开心,觉得这么有趣的人愿意和我当朋友,觉得他们这么有趣完全是理所应当。

大概转折点出现在陆策身上。我谈过很多任对象有男孩子有女孩子,但是没一个让我觉得会让我有积极向上的冲动。都对我很好,可是我还是觉得我配不上这种好。

陆策挺可爱的…他很直男,不是贬义词。他不会夸人,不懂化妆,不懂女孩子的心思。但是他愿意为我去了解这些东西,我偶尔一句说我想吃什么什么,最喜欢/讨厌什么什么他总记得。我看他注册了微博账号关注了几个美妆博主,淘宝购物车里多了我喜欢的毛绒玩具和口红…很笨拙的对我展示着他对我的喜欢,一点儿也不熟练,却还一点儿也不让我觉得我不配。

陆策经常夸我。我给他做甜点他尝了一口超级捧场地像个小学生似的给我鼓掌,说超级无敌好吃,以后想经常吃。他知道我喜欢做甜点,主动问他们部队的食堂师傅都需要什么材料,然后对照着单子给我买了好多原材料,单纯因为我喜欢。他喜欢吃巧克力,我也就从网上搜教程给他做巧克力的甜点。有一次做脏脏包,第一次做太不熟练做的特别特别难吃,他还是夸我。我问他这么难吃还夸奖我吗,他说我给他做了那么多次只有一次不好吃,还是值得夸奖。

他夸人真的就是打直球,我涂口红他说我好看,我换发型他说我好看,我试衣服穿什么他都说好看,我早上没洗脸没刷牙的样子他都说我好看。我真的有时候被他夸的害臊,只想捂着他的嘴巴让他别说了。然后有次和他爸妈视频聊天吧,我问阿姨为啥他这么喜欢夸人啊,阿姨说喜欢一个人就得多夸她,不然会让她觉得自卑的。跟陆策说了这话,陆策说不觉得我会自卑,他只是觉得既然他喜欢我了,那我一定很棒,既然很棒,为什么不能多夸夸。

我靠…这回答太直男了好吗。然而我当时什么都说不出来,张张嘴巴发出了个“啊”。

此后,我的自卑在他一天一天的夸奖中越来越小越来越小越来越小…

我也变得喜欢夸他。他做完训练我会夸他肌肉好看超级性感,他穿啥衣服我都会由衷的夸他好看,因为他是个衣架子真的穿花棉袄都很帅。他做饭超级好吃,我吃饭途中可以做到吃一口夸一句不带重复的…然后现在他也能体会到我被他毫无保留的夸奖时害臊的感觉了。

我也能体会到夸自己喜欢的人时超开心的感觉了。

韩叶暂存梗

  他长眉一拧,携剑纵身一跃,剑尖稳稳当当地抵住了韩文清的喉咙,随即他弯着眼睛,笑道:“怎么?我提的亲,胆敢不从?”

  韩文清倒是一点儿不怕,他两指捏住纤薄剑刃,看着这个强装出一副土匪气儿的少年,唇角噙了分笑,道:“不敢不从。”




  “我们两家是世代交好,可也没让你们交好…交到床上!”叶父猛地一拍桌案,怒道。

  叶修仍是笑,笑弯了一对下垂眼:“这不是——这不是亲上加亲吗?”



  “我思虑很久,发觉爱你才是良策。”

——————————————
我思虑很久,这坑开还是不开。

竹马竹马老套路,一起练功一起泡妹最后发现命定之人在身边。

脑子里现在模模糊糊只有开头一个画面…大概就是十七八岁的叶修冲着同样年岁的韩文清开玩笑似的说这话,万万没想到韩文清不窘不迫居然欣然而应…

两个人都是江湖世家,很牛逼的那种。

慢慢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