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看云卧时🐟

我是东里/戚云卧

日常是养猫、宠男友

是个现充的人
等我放假出锅呜呜呜

感谢关注!!!

【周叶】暖阳春草 1.






  周泽楷破天荒地在下午放学后从外边转悠了一会儿,只是因为江波涛一句“一中转来一个大学霸”。

  他说大学霸个儿不高,但是听妹子们说长得超好看。

  出于某种不可言说的感觉,他就因为这两句不知虚实模模糊糊的话,蹬着山地车车把上挂了两个包子在一中门口转悠。

  大约冲着门口发愣了十几分钟,周泽楷手有点儿冻僵了。不过深秋的季节,北方就已经冷的四季分明了。他哈了口气,活动活动手指握住了车把,准备掉头离开。

  世界上真的是有巧合与缘分这种东西的。

  周泽楷刚转头,身后就传来了男孩子的嬉闹声。他下意识地回头瞥了一眼,凭借着超级无敌强的第六感和视力,一眼瞄着了男生堆里所谓的大学霸。

  目测一米七六,七七。清瘦且白,笑得挺好看,是不太高,但也确实是特好看。

  他大概盯了两三秒,飞快地一转头蹬着疑似没气儿,骑的越发费劲儿的自行车回“老地方”了。

  一踏进去,就看见江波涛坐在靠墙的位置两手拿着馅饼儿吃得正香。

  “看到人了?”听着动静,江波涛在馅饼儿里抬起头来,问。

  周泽楷沉默地点点头,招呼来服务员小妹简明扼要道:“驴肉。”

  小妹大概是新来的,没见过如此惊为天人的小帅哥,拿着菜单一步三回头,差点儿左脚拌右脚摔得漂亮。

  江波涛边看边乐。

  周泽楷瞥他一眼:“出息。”他闻着这个味儿更饿了,心情突然不愉快。

  江波涛还是有点儿不为人知的八卦心的,从周泽楷对面儿挪到了周泽楷身边,小声问道:“那个大学霸什么样儿啊?”

  这个无趣的高中和附近,转了一个新的学生都值得校里校外轮番讨论。

  周泽楷想着怎么形容,正巧馅饼儿来了,于是他心情大好,详细说了说:“笑得挺好看的。”

  虽然他这详细说了跟没说一个样儿…

  江波涛熟知自己哥们儿尿性,憋着一口气与八卦之心又回了对面儿。

  “啊。你把车推你家里。”周泽楷突然想起什么,指了指门外的山地。

  江波涛:“又没气儿了?”

  周泽楷点点头。

  只是周泽楷也没想到下晚自习以后他居然在家门口碰见了脱了校服单穿了一件连帽卫衣的学霸。

  他和“疑似在撬自家锁”的学霸在铁门前大眼瞪小眼许久,学霸终于扭头,率先开了锁。

  “你是这个家的孩子吗?”学霸也是率先开口的那个。

  “啊。”周泽楷回答。

  周泽楷有社交恐惧症——还不是轻微的,而是非常严重的那种。和陌生人如此靠近地攀谈令他浑身不自在。

  这时候从屋里出来的妈妈简直是他的大救星。只是大救星一来先跟他认为的陌生人学霸打的招呼。大救星拉着学霸的手,给周泽楷介绍道:“这是我们家的租客,叫叶修…楷楷,愣着干什么呢?”

  周泽楷头皮发麻。他知道自己家有一间屋子空了很久,爸妈一直想租出去。可他万万没想到,这么快就租出去了。

  他一直期待着可以拖到他高中毕业再租出去…

  “我是周泽楷,”周泽楷小声说,而后又被妈妈捅了一肘子,后知后觉地又道,“你好。”

  “啊,你好,”学霸——不,叶修感觉是很善谈的人,他又笑成了那么好看的样子,跟周泽楷聊了起来,“你也是高中吧?是一中吗?”

  周泽楷摇了摇头:“九中。”

  “噢,那你理科不错?”叶修来这里之前早就听闻了九中强理一中强文的话。

  周泽楷:“还可以。”

  寥寥几句周泽楷就浑身难受了。叶修大抵看出来他对于和陌生人交流这事儿有点儿抵触情绪与紧张,于是善解人意地背着书包去了自己屋里。

  叶修的屋和周泽楷的屋子都在二楼,中间隔着楼梯。不过令周泽楷庆幸的是两个屋子都有独立卫生间,不会有早上起来挤厕所的尴尬情况。

  周家父母的屋子在一楼,因为大且明亮,而且起来做饭方便。

  搁下书包,周泽楷脑子里只重复着两个字——尴尬。

  他抓起来手机,点开微信,给江波涛发了条文字消息——

  学霸住在我房间旁边。

  江波涛看见这条消息就飞快地给社恐发作可怜的兄弟打来了电话。

  “不是吧?这么巧吗?”江波涛开门见山借题发挥,险些从电话里给周泽楷编出一篇名为“世界真小”的议论文。

  周泽楷将自己扔在床上,整个人呈一个大字儿——电话搁在他脸颊旁边,开了免提。

  “他好像是高三吧?”江波涛说起了不知道又从哪里听来的小道消息,积极地向兄弟传播学霸的信息。

  周泽楷说:“哦。”

  江波涛随着这声“哦”也沉默了下,转头不再提学霸,而是开始说起这次月考。

  “老师说你要一直保持这成绩绝对绝对是B大的料子…”

  周泽楷虽然不爱说话,但是自制力极强,学习的事情从来没让家长老师操心过。他突然翻了个身,说:“我要去S大。”

  江波涛在电话那头惊了——“你目标不是一直是奔着最好的去吗?”

  “总会变的。”周泽楷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在暑假突然认定了S大土木工程专业。

  江波涛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好吧,那我也只能舍命陪君子了。”

  他这话说的可怜且虚伪。周泽楷从初中就早已知道他梦寐以求的大学是S师大,此时说这话不过是博得周泽楷的感动。周泽楷没说话,如果换个牙尖嘴利的怕是早就把江波涛这虚伪的话给戳穿,并且嘲笑一番了。然而周泽楷向来本着一种沉默是金的美德,也只就在心里吐槽几句。

  就在这时候,有人敲门。

  周泽楷反射条件一般飞快地坐了起来并且绷直了身体。门外的人又敲了两下,周泽楷才开口:“…请进。”

  不出意料,果然是叶修。

  叶修换上了睡衣,他冲周泽楷先笑了笑,问道:“如果我在房间里背台词之类的会不会吵到你?”

  周泽楷摇摇头:“隔音挺好的。”

  叶修说:“噢!那就好。”他想了想,又说道,“晚安。”

  “晚安。”周泽楷说。

  等叶修关门的那一刻周泽楷才放松了身体又躺了下去。江波涛噤声做了个完美的旁听者,听着床铺响了一声才出声调侃:“你刚刚完全就是条件反射啊?”

  周泽楷:“啊。不然呢。”

  江波涛笑飞了…周泽楷这人对自己的沉默寡言和社恐处于一种自暴自弃的状态,然而江波涛觉得周泽楷的社恐完全是被某些热情的追求者吓出来的。

  初中第一年周泽楷虽然话也不多,但是好歹还能去认识陌生人。后来这位惊为天人的小帅哥渐渐长开了,而且由于成绩非常好屡次登上表扬栏——

  哪怕是证件照,质量高的小帅哥还会是小帅哥。

  …于是周泽楷的名字就传开了。

  打初三开始,江波涛就是给周泽楷挡桃花的挡箭牌。可能是太过频繁…他俩一度被初中班主任怀疑是同性恋。

  然而两个少年异常堂堂正正,尤其是周泽楷,整一个钢铁直男。老师也不能因为无端猜测把两个好孩子拎到办公室,于是就此作罢。

  高中更是变本加厉,特别是在周泽楷参加了一次篮球赛以后。

  江波涛笑够了,周泽楷也收拾好了自己紧张的情绪准备做作业与复习了。

  “写作业了。”周泽楷说。

  “噢,”江波涛顿了顿,“晚安。”

  “……”周泽楷一言不发,挂了电话。

  那头的江波涛效仿不成功,愤怒地打开数学作业,心道周小帅哥居然学会了重色轻友那一套…实属堕落。
————————————————
还债进度:28/170
大家圣诞快乐啦!

评论(5)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