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云

问卧龙几两钱

【all叶】叶修的手

*私设如山




  叶修浑身上下都好看,但是那一双手,生的尤为漂亮。

  乍一眼看过去只觉得修长纤细,但指尖由于打游戏多年总该有些老茧吧?可将他的指尖握在手里时,却没有感受到意想之中的老茧。手心手背都是细腻极了的肌肤,如同一块暖玉一样温润,让人爱不释手。

  问他怎么保养的,他只会指指苏沐橙笑着说,都是沐橙给我弄的,我不清楚。

  叶修的手常常是暖的。

  韩文清生活在北方,青岛的冬天不算冷,可是没有叶修在身边怎么都觉得别扭。于是冬日里得了空就来叶修这儿蹭个住处蹭个饭,顺便也蹭个拥抱蹭个亲吻。情爱之后韩文清总是热爱亲吻他的手,从指尖亲吻到腕骨,温柔轻缓。

  叶修说,别亲了,怪痒的。你是属狗的么?

  韩文清便不亲了,反手紧紧握住,说,狗还改不了吃屎,我改不了吃你。那你是什么?

  叶修抬脚佯装要踢他,笑骂,你哪儿来的歪理?

  韩文清却不回答了,叶修也不觉得尴尬。他被韩文清圈在怀里,耳畔就是韩文清的心跳声。

  一下,两下,三下…

  叶修幼稚地数着心跳,却在不知什么时候就彻彻底底地将自己数睡了过去。








  叶修那双手,好看。

  王杰希与苏沐橙合谋,买了一堆瓶瓶罐罐,每天早上都由苏沐橙监督着他保养手——当然,如果王杰希在,那么监督者就会变成他。

  他们给叶修买的都是几乎没有味道的护手霜,叶修除了刚涂上时觉得手黏黏糊糊,还不能沾水外,其他再无不满。

  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王杰希说,这么好看一双手,不仔细护着让它时刻都漂漂亮亮的,不得可惜死。

  叶修抬手到眼前翻来覆去地看,嘴里轻声说道,可惜吗?我觉得不影响打游戏就好。

  王杰希无奈,这么点儿追求啊?那可不行,我得跟沐橙说好了,继续监督。

  叶修无语半晌,道,服了你了。

  王杰希就笑了笑,伸手箍住叶修的腰,在门板后吻住了他。

  叶修用手指戳戳他,支吾着想说些什么。

  于是王杰希就离了唇,问,怎么了?

  叶修又让他松手。

  王杰希听话地松开手,叶修转身锁上门。

  再转身,就再一次被吻住了。








  喜欢叶修手的自然不止这两个。

  周泽楷的手生的也好看,和他的脸一样好看。白皙匀称,骨节分明,比叶修的手大了一点。

  叶修偶尔把玩周泽楷的手时,一不留神他的手就到了周泽楷手里,被人亲了又亲。想抽回手时,周泽楷偏偏还作出一副无辜脸,瞪着一双眼睛看叶修,可怜巴巴极了。于是叶修也不忍心抽回来,想,亲着亲着就习惯了。

  周泽楷醋意大,他每次在来找叶修的其他人走之后都会帮叶修仔仔细细地洗手。

  美名其曰“消毒”。

  叶修便笑道,哎呀,哪来一大股醋味?可是手还是乖乖地被周泽楷握住,任由他洗。

  水流流过指缝,流过掌心,最后在氤氲水气中他俩交换了一个有点湿润的吻。

  水还在嘀嗒嘀嗒地流,叶修分了神关上水龙头。周泽楷听着水声没了,便知道叶修分心,于是吻的更深更久了。

  周泽楷喜欢情爱时叶修的手。

  那时候他的指尖会微微泛着粉红,可能手背上还有些水光。那是他亲吻过的痕迹。

  叶修的手总会抓住床单或者枕头,身子颤抖时手的骨节也总会用力到发白,于是床单就被抓皱了,皱成一团。

  抚平皱褶,周泽楷便抱着叶修睡。叶修的手总会放在自己的脸旁边,虚虚地握成拳。周泽楷的手追随着叶修的手。他一只手揽住叶修的肩,一只手握着叶修的手,在呼吸声就睡了过去。

————————————————————
不知所云的一篇文??
就是想写老叶手了!没原因!
觉得我要是有这样一双手天天让我亲亲摸摸握着
我会幸福死的…

评论(11)

热度(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