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云

问卧龙几两钱

【all叶】惹人爱

*私设如山


 



  据说,联盟里最让人讨厌的是叶修,最让人喜欢的也是叶修。

  据说,当初某著名电竞选手黄先生垂涎叶修美色,展开了激烈的追求攻势,通通被叶修拒绝。

  据说,叶修是一个27岁的处男。

  据说,叶修的厚脸皮都是被某著名电竞选手魏先生带出来的。

  后来第二条的当事人羞愤地澄清了,第四条的魏先生威胁了一下传播谣言的人并“不小心”地透露了真相,其实是吴雪峰教出来的。

  ……虽然澄清了也毫无卵用。
 
  叶修早就听了这些流言,在陈果问他是否澄清时他拒绝了。

  “老板你难道觉得我不被人喜欢?”叶修问。

  陈果被他这直接的问题惊到了:“……”

  陈果说:“…你怎么这么有自知之明。”

  叶修:“…你这话我没法接。”
 
  叶修也就随口一说,结果被陈果的回答弄的摸不清头脑,他抽出根烟夹在指尖就坐到了电脑前面开始刷副本。

  说起来黄少天追叶修这事儿的确是有个原型的。

  当年的黄少天被叶修那酷炫的打法给吸引到,作为一个青训营刚刚出来,还没打过比赛的新人,当然是从来都没有见过叶修的。

  他第一次见着叶修是在全明星赛后,他被魏琛赶到选手通道那里等着,叶修就在过道口抽着烟,见着他来了就迅速把烟扔进垃圾桶,双手在空气中扑腾扑腾,让烟味淡了些,冲着黄少天笑了笑。

  哪怕这个笑容埋在了大部分的黑暗中,那也是相当好看的。彼时叶修眉眼青涩,整个人嫩的仿若一掐就能出水儿,自身魅力就足够大了。更别说那天叶修还喷少了抑制剂,一股子淡淡的信息素的味道就钻进了黄少天的鼻孔里。

  黄少天是个alpha,一个五感发达的alpha,叶修身上的淡淡信息素味道还是难以避免地被他闻到了。

  “那个…”黄少天卡了壳,脸色爆红手忙脚乱。

  叶修看着他明白了,闻了闻衣服嘟囔道:“唉,喷少了…”

  “小队长。”那时候还没退役的吴雪峰下了台便走了过来,瞅见红脸的黄少天挑了挑眉毛,揽住了叶修肩膀。

  “在这儿干嘛呢?…你抑制剂是不是喷少了,味儿比平时大。”吴雪峰低下头在叶修脖子间闻了闻。

  叶修怕痒,缩缩肩膀笑开了:“哎你别动了…噗,痒,别弄了。”

  闹腾着叶修就要跟吴雪峰走远了,黄少天觉得自己错过这一次大抵就再没什么机会了,于是鼓起勇气大声说:“那个…你能不能和我做朋友?”

  叶修听到声音停下脚步,推了推吴雪峰的脑袋转身冲他点点头:“行啊,我叫叶秋。”

  叶秋?

  那个小斗神吗?

  黄少天愣在原地,叶修跟着吴雪峰走远了。

  而黄少天那一声不知道被谁听见了,而后就从“蓝雨那个新人剑客想和叶秋做朋友”传成了“黄少想和叶秋做伴侣好像还被拒绝了”。

 



  而叶修是个处男这事儿,真是真的。

  叶修本来就是神经大条,再加上离家出走的早,也没谁教给他生理知识,他也就只在网络上学了一星半点,懵懵懂懂。

  他十八岁前没有发情期,十八岁后只有一次发情期出了意外,再之后他就一直喷着抑制剂,安安稳稳地当个单身汉。

  十八岁那次…是吴雪峰,手把手地教给他的。

  第一次发情期来的汹涌,那种情况下他是根本不可能下楼去买抑制剂的。他锁紧了房门,胡乱地纾缓着自己的难受。

  但是他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做。

  吴雪峰是闻到他这么一股独特的香味才惊觉出了什么事儿,拿着备用钥匙进了门,立刻就被房间里浓郁的信息素冲了一下。

  叶修缩在被子里,因为太过于难受,他抽抽搭搭地像只小兽。吴雪峰一个根正苗红的alpha,在那种情况下能保持冷静也是相当不容易。

  他清清楚楚地明白着,绝对绝对不能标记,不能进去。

  不然这就是犯罪啊。

  吴雪峰在那个晚上,仅仅用几根手指就让叶修纾解了情潮,他自己憋的难受,看着自己心心念念的小队长脸色潮红呻吟婉转,他有几次真的是恨不得咬破他的腺体,把他标记。

  但最终还是没有。

  吴雪峰舍不得。



 

  全世界都爱叶修。

  黄少天坐在酒店大厅的沙发上郁闷地瞅着被外国选手们围住的叶修,不同的是他们的肤色不同国籍不同,相同的就是他们都是来找叶修的——或真正地正儿八经谈话,或心思里颇有些图谋不轨的意图。

  黄少天踢倒一个放置在地上的易拉罐。

  喻文州转头就瞥见了轻而易举就能被发现他很不快的黄少天,而后回神去看着叶修。

  情敌之间不需要安慰。

  但叶修果然是…无论怎样都让人瞩目的存在。

  喻文州闷笑两声,说不上是什么滋味。亦或是嫉妒亦或是吃味,更多的却还是心头那丝丝泛着酸涩的情绪。

  那厢叶修好脾气地一一回答问题,翻译小姐偷偷看着他脸红红的。

  “你怎么就这么讨人喜欢…”王杰希独自低声哼着奇怪的小调。

  等叶修回来,这几个人又是一副“相亲相爱团结互助”的好队友模样了。

  “咦?怎么一个两个都不说话?”叶修探着脑袋挨个瞅了三人一眼,抓了黄少天问,“黄少天你怎么也不说话啦?傻了?”

  黄少天瞬间将方才的纠结的少男心事扔到了九霄云外,蹦起来搂住叶修肩膀,闻着叶修身上好闻的薄荷味就开始满嘴跑火车:“这不是看不着你怪寂寞吗?你刚刚和那个黑人大兄弟聊了什么啊?哎不对你会英语吗?”

  叶修瞥了他一眼,语气颇为无奈地说道:“…有翻译。”

  “哦哦哦哦我记起来了!就是那个一看见你就脸红的妹子嘛!”黄少天要酸死了。

  叶修细细想了一下:“…有看到我就脸红吗?没有注意到。”

  于是黄少天又瞬间满血复活了。

  黄少天这人非常之口是心非。

  比如以前,他自己嘴贱,问叶修“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子”时,心里想的却是:“叶修你回答什么类型我就去把那个类型的全给‘灭’掉!”幸好叶修心里只有荣耀女神,对于黄少天这个问题想了挺久都没有给他一个具体回答。

  再比如,黄少天每次跟叶修说“你觉得我适合什么样的女孩子”的时候,叶修只要有一个回答,黄少天就立马绷紧脸抱怨,“老叶你太不了解我了,你居然连我喜欢的人都不知道”——遂一一否定。惹得叶修感叹:“你是不是单身的时间太久了什么人都不喜欢了?难不成黄少天你想日狗?”

  黄少天在心底呲牙咧嘴:日狗?我想日你!

  所以这个时候叶修总是拐了个自己一点儿也不知道的弯,骂了自己许多遍。

  “想什么呢?”叶修见黄少天神游天外,于是抬手捏了捏黄少天的脸。

  黄少天立马接道:“想你。”

  叶修撒开手,装模作样地搓搓自己的胳膊,宛若掉了一地鸡皮疙瘩一样:“哎哟喂剑圣大大,你这是从哪儿学的甜言蜜语啊?”

  黄少天被他这个顺嘴的称呼给闹笑了:“看见你这些话就一下子都溜出来了呗。”

  “甜死了。”叶修也笑道。

  被黄少天挡住的王杰希和喻文州,连身边都挤不进去,只好探着耳朵听。王杰希是越听越气,抱胸跟着一脸高冷。相反喻文州却平静地跟着两人,面色不变,就像是一点儿也不嫉妒一样。

  那能怎么办呢,谁让他俩又挤不进去黄少天与叶修的谈话,又凑不到叶修身边呢?



  全世界都爱叶修,可偏偏也就他没有自知之明。

———————————————————————
今天下午心态爆炸负能满满,不开心。

评论(15)

热度(6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