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云

问卧龙几两钱

【王喻】世仇?世仇!

*私设如山

*古风PA







  “对不起,师父,”王杰希与喻文州在不同的地点对着不同的人说出了同样的话,他们说,“我和王杰希/喻文州在一起了。”

  林杰觉得自己没被气晕过去就是很好的了,他重复:“喻文州?喻文州?是哪个喻文州?”

  王杰希说:“就是那个喻文州。”

  而遥远在另一边的魏琛难得和他的世仇有了默契,他问:“王杰希?你确定吗?”

  喻文州说:“确定啊。”




  此事早有预兆。

  王杰希与喻文州不打不相识,说起来还要怪这两位师父。这两个人几乎从认识起到现在,折腾对方折腾了一辈子,在一次武林盟的活动里,他俩冤家路窄,领着小徒弟碰了面。

  王杰希是个极其板正的人,他从拜师起就听了他师父与魏前辈的种种事迹,于是丝毫没有想插足的欲望。而喻文州则是觉得自己上去也没有什么用,于是盯着太阳目光虚晃地发着呆。

  他学不来魏琛颇有些古怪的行事路子,自有一套原则,少管闲事就是第一要义。

  而今儿这两位师父不知道怎么了,挥挥袖子表示不如让徒弟切磋切磋,谁徒弟赢谁厉害。

  王杰希打量对面的少年人——十八九岁,白净极了。而喻文州也在缓缓打量他:看起来差不多大,英俊是有些,可是眼睛怎么看也不对称。

  “蓝雨喻文州,多指教。”他收回目光不再打量,上前一步作揖道。王杰希并不喜欢他身上的这种书生气,于是直着身子答:“微草王杰希,多有得罪,还请见谅。”

  两人目光一对,一人手腕翻转将背上的琴拿下来,一人将佩剑拔出直刺命门。

  喻文州虽惊了一下,却也知道这人心里也明白点到为止,于是缓缓心态,将内力沉于丹田,终于开始还击。

  两个人打架,喻文州弹着琴还算是配乐。王杰希心里愉悦,只觉得这人有意思极了。半刻钟过去谁也没输谁,于是两人同时收手不想再打,于是结果就算是打平了。

  喻文州收了琴,笑着拱手道:“多谢指教。”王杰希便也拱了拱手,回道:“多谢。”

  林杰对着一旁的魏琛笑了笑,魏琛也笑,但鼻孔里发出了一声意味不明的声音,于是林杰也翻了个白眼。两个人同时转身带着徒弟冲着两个截然相反的方向走了。

  后来两个人都到了自己出来历练的年纪,一个往南一个向北,居然还恰好碰上了面。王杰希正巧碰到了个颇为棘手的事儿,于是喻文州不计两位师父的前嫌,出手帮了王杰希。

  这一帮就是三个月,两个人同吃同住同行,除了房中事以外,就宛若一对亲密的夫妻。

  “掌柜的偷着四处跟人说咱俩是断袖这事儿,你知道了没?”王杰希抬眼看向刚练完功回来的喻文州,不急不缓地说道。

  喻文州正捧着水洗脸,闻言僵了一僵,回道:“由他们说也没什么。”

  王杰希觉得这不像是喻文州的风格。他虽然性格温和,然而这种带着些戳脊梁骨意味的玩笑他是忍不了的,除非他本就无法反驳。

  王杰希便冷不丁地开口:“你是断袖?”

  喻文州惊得一捧水甩到外面,他忙道:“怎么会?”

  王杰希没理他,自顾自地说:“我是。”

  喻文州又惊了一下子,呛到嗓子咳了起来。

  “而且我喜欢一个人。”王杰希看了他一眼。

  喻文州指指自己,推理出一个略有些自恋但是很合理的想法。

  “你喜欢我?”喻文州问。

  王杰希点点头,坦然得不行:“嗯。”

  喻文州那一刹那仿佛是被谁抽了魂一般,呆愣许久,沮丧地垂下肩膀:“其实我也喜欢你。”

  “是吗?”王杰希笑了起来,“好巧。那我们在一起得了。”




  成亲前。

  魏琛:“滚!别想要聘礼!”

  林杰:“呵呵,嫁过来不随彩礼?抠死你得了魏琛。”

  魏琛:“滚,谁嫁过去?明明是我们喻文州娶了王杰希好吧?”

  黄少天:“对,王杰希以后就是喻夫人了。”

  躲在外边偷听的喻文州和王杰希:“……”

  喻文州:“噗,喻夫人。”

  王杰希:“……”

  然后王杰希用一晚上的实际行动证明了到底谁是谁的夫人。

————————————————————
还点文,欠了好久结果也没有写好,好对不起姑娘!
@花のみぞ知る

评论(5)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