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北边来了只东里🙊

[个人简介]

喜欢可爱的女孩子,双性恋

主写叶受,王喻

墙头很多,指不定啥时候又入了别的

喜欢吃肉写肉,肉食动物没有为什么

不常爬坑,不定时发疯

年龄不大,幼稚与壮志共存

脾气非常好,但不等于好欺负



是个炫妻狂魔
我喜欢你,从一而终,认真且怂

【周叶】是我在做痴情种(一)

*私设如山

*现代架空娱乐圈paro




  俊朗的帝王握住女子的手,放在唇边落下轻柔的一吻,目光灼灼:“我从不适合当一个皇帝,我最适合的,便是当你的丈夫。”

  “卡!”导演高喊一声,片场中的两人立刻不再是那般旖旎的姿势。副导演先带头鼓起掌来,而后整个剧组都欢呼起来。

  “终于杀青了,”编剧站起来也笑了,他走近被所有人围着的主角二人,拍拍两人的肩膀道,“辛苦了。”

  “抢我台词啊!”导演捶了一下编剧的胳膊,半真半假地抱怨道。

  “不辛苦,”周泽楷笑道,“在方导剧组里,很开心。”

  楚云秀也接道:“嗯,挺高兴的,”她瞥了一眼周泽楷,“有这么养眼的小帅哥天天看着,能不开心吗?”

  三个月的相处时间,周泽楷已经摸清了这位鼎鼎大名的美女前辈的脾气。他说:“楚前辈也很好看。”

  方锐装作不耐烦似的,说:“别客套了你俩,走走走吃饭去!”

  林敬言被他拉着走在前面,回头道:“快点儿啊,等下要狠狠宰你们导演一顿。”

  方锐:“是兄弟吗?!”

  周泽楷与楚云秀无奈地对视一眼,倒是也都齐齐笑了出来。

  “走吧。”周泽楷说。

  楚云秀“嗯”了一声,然后和他分享起每日八卦:“京城的叶家大少爷回来了,稀奇的是没带伴儿,你说他是不是来‘选美’的呀?”

  周泽楷摇摇头,说:“不知道。”

  楚云秀和叶修还算熟悉,她说:“那位少爷,有理财天赋可是就不想用在正地儿。”

  倏尔她话锋一转,看了看周泽楷,确凿地点头:“而且你还是他喜欢的类型。”

  周泽楷是一纯情处男,在楚云秀调戏他时通常是闭口等楚云秀谈下一个话题的。这一次他却意外地开口问了句:“前辈,你怎么知道的?”

  楚云秀说:“他跟我说过呀。”

  周泽楷瞪大了一双漂亮的眼睛,就听楚云秀学起叶修当时的语气来:“说实话内地娱乐圈我最喜欢的长相还是周泽楷那种的,哎不是说你偶像张新杰不好看,我觉得周泽楷吧,身上有种气质,挺单纯的。”

  她学完,眨着眼睛看周泽楷。

  单纯的周泽楷也眨着眼睛回望她,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

  这时候周泽楷的手机铃声突兀地响起来,楚云秀没发觉这不是他平时的手机铃声,看了一眼周泽楷,主动快步向前走去。

  周泽楷握着手机,左右看了看没人才接了电话。

  “喂…我刚拍完戏…”周泽楷小声说。

  电话那头的声音发出一声轻笑,说:“我把地址发给你了,你晚上来吧?”

  周泽楷想了想,说:“好。”

  他挂了电话,心情突然更愉悦了——比杀青这件事更开心。

  周泽楷把手机揣进兜里,想了想又把手机拿出来,给方锐发了个去不了的短信,心安理得地去戴着遮挡效果为零的口罩,在街边买了个盒饭,拦了一辆出租车去了短信发来的地址。

  529是他常年包下的总统套房,周泽楷门儿清地摸了进去。一开门视觉就收到了冲击,这位少爷不知受了什么刺激,围着条浴巾大喇喇地坐在地上看着那清晰度高达1080p的投影仪。

  周泽楷看了看表,才四点,于是先发制人地问道:“你怎么来的这么早?”

  叶修说:“想你了嘛…唔,你来的不也是很早?”说着他爬起来,觉得自己这一身太不正式了,于是溜进主卧扒了浴巾换衣服,一边问他一边说:“我没想到你来这么早…咱俩多久没见啦?对了你饿不饿?累吗?要不你睡一会儿咱俩再出去吃个饭…”

  他说话语速快的略显局促了些,周泽楷瞥了一眼投影仪,播放的正是他演过的一部电影。地上零散着的是没来得及收拾的罪证,一沓子影碟,为了看这些影碟,叶修还特意把投影仪连上了个堪称古董的影碟机。

  周泽楷想,如果想他的话打个电话,他不就来了?偏偏要窝在酒店里看影碟,睹物思人吗?他突然觉得叶修有点儿小可怜,但是看了看脚下柔软的可以滚上一天的地毯,又不可怜他了。

  他无声无息地走到主卧门口,看着叶修背对他换衣服。叶修很白,而且是那种不见光的白,而且容易留下痕迹。鼓掌的时候周泽楷从不敢使劲儿掐住他的腰,他的腰虽然细且适合被男人搂住,但是周泽楷看着或青或紫的痕会心疼的不行。

  “周泽楷,你要把我盯穿了。”叶修的声音冷冷地穿来,周泽楷才意识到自己盯着叶修的身体盯了多久。他挪开目光,仿佛是掩饰尴尬一般,干咳一声。

  叶修换好衣服转过身来,抬起眼皮儿看了看周泽楷,不满道:“瘦了。”

  周泽楷“嗯”了一声,撒谎,“两斤。”

  “两斤?不止吧,”叶修一下子就把谎言戳破了,捏了捏周泽楷脸上的肉,“方锐怎么管的伙食?给他任劳任怨拍了三个月,怎么伙食差的脸都瘦了。”

  周泽楷说:“不怪导演…前两个月四处跑跑的。”

  叶修还是不满,但是看周泽楷略显疲倦的俊脸,还是让他先睡一会儿更好。于是他撇开话题:“你去睡会儿吧,睡衣在柜子里…你抱我干什么?”

  周泽楷鼻尖在叶修肩膀和颈侧上蹭了蹭,说:“你陪我…”

  叶修对他不多见的撒娇最没辙,他抱着这么一个“巨型犬”,一步一步挪到衣柜前把睡衣找出来,哄着他自己换上。

  周泽楷刚换上就一下子把叶修给拐倒在床上了。

  叶修拍拍环在他腰上的手,没说什么。周泽楷搂着他,像搂着自己最喜欢的巨型玩偶一样。他亲了亲叶修的脖子,热气打在皮肤上,隐约有点儿发痒。

  “我快要累死了…”周泽楷终于能和人抱怨了,这电影前两个月全国各地跑,他们这些主创不仅得赶路,还要背剧本,抽着空对戏找感觉。后一个月虽然在S市稳下来了,时间却是更加赶了,而且不知导演什么毛病,对演技要求更苛刻了,有时候周泽楷和不知哪个投资方塞进来的人演戏,永远是被拖累着演十遍二十遍的那个。

  他好不容易再回到美人乡,负能量一股脑儿全没了,仿佛扔到了片场里,永远地埋了起来。

  叶修没体会过他这种累,只好翻个身,占人便宜一般快速地亲了一下周泽楷的嘴。

  周泽楷仿佛得到莫大的安慰一样,搂着自己心心念念的白月光睡了过去。

  周泽楷刚睡熟,叶修就把手机拿了过来,在微信上戳开方锐的聊天框一通质问。

  方锐小心翼翼地避开话题:我说他怎么突然不来杀青宴了,原来是去找你了。

  叶修:你好好给我解释一下,这么赶时间是干嘛啊?

  方锐:不是,那个我们资金有点儿紧巴,不赶时间不行啊。

  叶修:投资人塞了那么多不知哪条野路子出来的小花小草还没钱?

  方锐对着屏幕苦了脸:你不知道那些小花小草快把我急成秃子了,演技不好学着点就是了,结果私底下跟你家那位说是对戏,实际上是想搭上这条大腿。每次跟小周演戏,永远都是只顾着自己好看不好看,也不找镜头,就是对着他抛媚眼。

  叶修等了一会儿,豁然收到信息量这么巨大的一大段话一下子惊了,他一边感慨还好自己正是颜值巅峰的年纪,一边又心疼周泽楷。一时间没找到发泄口,就只好怼方锐:谁让你去找那些不正经的投资人。

  方锐哀嚎一声——引起了全剧组的注意,他麻利儿地龟缩到林敬言身后,啪嗒啪嗒地甩开手指打字:我也不想啊!身边这些大粗腿,我谁没问?你我都问了,个个不知道怎么着了,一个缺钱一窝都缺钱,我又不想跟我爸要,只能找那些不正紧的了呗。

  叶修:我就这一段时间手头紧点儿…我和周泽楷的事儿你也知道,他到现在还是只觉得我们两个是单纯的金主与鲜肉的关系。我这不是想在他家附近买套房子,能让他产生些安全感吗。

  方锐惊了:不是吧,还没在一起啊你俩?

  叶修:没啊。

  叶修:所以我就想趁着他比较闲的这段时间跟他好好再交流一下感情,然后表白。

  方锐没话说,只好鼓励:加油。

  方锐:你跟叔叔阿姨说了没。

  叶修:说了。老爷子都不想管我了,他说自由恋爱,我爱找谁找谁。我妈也没反对,就是揪着我就开始问小周的这些事儿,现在看小周以前的电视剧电影什么已经变成小周的“妈妈粉”了。

  方锐:…………

  叶修:不过这倒是不用担心未来的“婆媳关系”了。

  他身后的周泽楷动了动,看起来像是要醒的趋势,于是叶修跟方锐说了拜拜就扔下了手机。

  然而周大影帝并没有醒,不知道白日梦梦见了什么,嘴角往上扬起一点弧度,露出了浅浅的梨涡。

  叶修盯了他一会儿,也阖上眼睡了。

【小剧场】

  林敬言:“你嚎什么?”

  方锐指着屏幕:“叶修太气人了!”

  林敬言上下翻了翻消息记录,眉目舒展对着方锐笑了笑,说:“气的好。”

  方锐:“…………”我委屈。
————————————————
把之前那个娱乐圈脑洞写出来了…
欺负锐锐真开心。
我发现我是一边还债一边开坑,然后就欠了更多的债。
还债进度:24/170

评论(9)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