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北边来了只东里🙊

名字是东里/戚云卧
爱删东西,不知道是什么毛病
学医狗超现充,更新慢
爱写连载,爱瞎逼逼
175(还会长高的)
我女朋友很可爱

【all叶】家有大佬

*私设如山

*架空设定,叶修烂桃花体质

*all叶系列文之一,主平叶篇









  “现在可总该是我压榨你了。”孙哲平亲昵地吻吻叶修唇角。

  叶修揽住他的脖子,激情过后的疲倦漫了上来,他迷迷糊糊地哼哼两声,说:“那你就压榨吧…”







  孙哲平,五岁时揍遍幼儿园的男生,可以说是个混世魔王。

  不过他更是叶修的黑锅侠。

  “不是我吃的!是孙哲平吃的!”彼时的小奶音叶修指着比他还矮一点儿的孙哲平,颇为理直气壮地扔了锅。

  孙哲平第一次背黑锅,居然业务熟练,他在大人的注视下点点头,说:“嗯,我吃的。”

  同样小小的叶秋早就看出来这个小男孩想和他抢哥哥,所以才会这么殷勤。他在叶修背后冲着孙哲平呲牙咧嘴,孙哲平看着炸了毛的叶弟弟,心里不爽极了。

  要不是叶修护着你,我早就把你打趴下了。孙哲平默默地想。

  这种说亲密也亲密,说不亲密也不算亲密的关系一直持续到了很久以后。

  叶修离家出走时偷的叶秋行李,孙哲平帮了忙。他把叶秋叫出去好好的打了一架——又出了心里的那口气又帮了叶修,岂不美哉。

  孙哲平每个月都会偷偷跑去见叶修,他知道了叶修身边那个小男孩儿,长得挺眼熟,也挺欠揍。

  那时候的车票被孙哲平全都像宝贝一样收到了小铁盒里,厚厚的一沓。很久很久以后在整理房间时被叶修发现,泛黄了的车票居然看起来还很平整。

  孙哲平好吃醋。

  抢叶修这事儿,从小到大,连叶弟弟都从来没有抢过他,怎么现在才过了多久叶修就已经和另一个男孩儿亲密无间了?

  睡一张床。

  小孩子的嫉妒心是很强的。

  孙哲平像是丢了心爱的玩具一样,气愤又难过,满心想着的都是怎么把他抢回来。

  而后孙哲平不知道怎么就想开了,他还是每个月都去看叶修,然后更加努力更加没日没夜地学习,让自己变的更加强大,更加有钱,更加有资格陪伴在叶修身侧。

  十八岁那年孙哲平考去了一所顶好的大学,暗地里他也掌握了家族里某些见不得光的生意,他脾气好办事儿利落,黑白两道都吃的开,麾下许多小弟,也谈判过,也挨过枪子儿,却没喊过一声苦。

  这时候他的父亲突然走了。

  走的突兀不已,孙哲平浑浑噩噩地处理了父亲的后事,这个尚且还是个大男孩儿的人,一夜之间仿佛学会了许多,学会了承担,学会了权衡得失。

  叶修这时候在读大学,顺便还结识了不少人。

  无论是对他图谋不轨的,还是正儿八经的,都交了不少。

  孙哲平过了好几年才再一次正式地站在叶修面前。

  “叶修…”他抬起手来揉揉叶修的柔软发顶,笑了笑。

  “孙哲平?好久不见…”叶修不轻不重地锤了他胸膛一下,笑道,“你长高了好多。”

  孙哲平突然有点儿胆怯。

  他喜欢叶修,他很早就知道了。他不知道该怎么直面这种心思,所以他只好强压下这种心思,用繁忙的事务麻痹自己,却从没忘记他之所以如此努力,都是为了叶修。

  这时候胆怯的情绪却突然又冒了出来,一点一点蚕食他伪装出来的勇敢。他突然想逃跑,想一个人冷静冷静。

  他想,这种情绪也许就是所谓的近乡情怯。

  叶修就是他的“乡”。

  “好久不见,”孙哲平盯着他的眼睛,问,“你最近还好吗。”

  叶修和他走在一起,总会抬头望望他,道:“还不错,你呢?听说你好像已经接手家族企业了。”

  “嗯,是啊,”孙哲平说,“我父亲走了。”

  叶修瞪大眼睛,忙说:“对不起…”

  “有什么好对不起的,生老病死是定律,本来就该这样活着。”孙哲平说。

  叶修直觉孙哲平变了,但他说不上来是哪儿变了。

  “孙哲平,你怎么又在我哥旁边。”叶秋应酬完一圈就看见了孙哲平,惊喜之余更有些醋。

  孙哲平一把揽过叶修,冲叶秋挑挑眉:“从小到大不都是这样吗?小跟屁虫?”

  叶秋愤怒了,很想和孙哲平打一架:“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叶修那点古怪的感觉就随着这两人一闹腾给闹腾没了,他笑的眉眼弯弯,唇角上扬,特别特别好看。

  孙哲平忍不住偷偷看他。

  叶秋说:“孙哲平你把你的视线收回来!”

  孙哲平说:“看都不让看啊。”

  叶秋说:“不让!”

  孙哲平笑了,凑过去就亲了叶修侧脸一下:“我不仅看了,我还亲了呢。怎么了?”

  叶秋彻底愤怒了:“!!!”

  叶修眼看着他俩就要由嘴仗发展成互殴,一手拎一个安抚道:“你俩别打架,这么多年的朋友了,打什么架?”

  叶秋被顺了毛,哼哼唧唧地还是不怎么乐意。孙哲平暗里竖了根中指,冲着叶秋咧嘴一笑。

  “孙哲平你!!!”叶秋刚说了没几个字就被叶修一巴掌呼在了后脑勺上,于是讪讪闭嘴。

  孙哲平得意洋洋。

 






  “我喜欢你。”孙哲平说。

  叶修说:“叶秋老早就跟我说了你喜欢我,不过我还真的没发现…现在你这么一说,我总算信了。”

  孙哲平笑出来:“叶秋…叶秋他心太细了,你跟他正好相反,你太过神经大条,我喜欢你这事儿谁都看出来了个七七八八,就你看不出来。”

  叶修搓搓手,跟着笑了:“你不是应该庆幸我神经大条吗?”

  “是啊,我太庆幸了。”孙哲平敏锐地感觉到叶修在岔开话题,不想回答他的问题。于是他也只能顺着叶修,岔开了。

  “不建议你喜欢我,”叶修说,“来日方长,你为什么不再去找找有没有其他合你心意的人?”

  孙哲平抱住他:“是啊,来日方长。所以我才想和你在一起,所以我才想和你在一起一辈子。”







  “这些年我总算是学会了权衡得失,可是再大的失去,也大不过失去你。”

————————————————
好…好困…

评论(9)

热度(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