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北边来了只东里🙊

名字是东里/戚云卧
爱删东西,不知道是什么毛病
学医狗超现充,更新慢
爱写连载,爱瞎逼逼
175(还会长高的)
我女朋友很可爱

【陶叶】爱情苦不苦

*私设如山







  叶修知道陶轩要出国之后呆愣了好一会儿,跟苏沐橙要来手机,指尖有点儿颤抖,打去电话。

  “嘟——嘟——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叶修把电话还给苏沐橙,眼眶悄然湿润了。









  在苏沐橙的记忆里,老陶一直很喜欢叶修。

  叶修说不想去代言,他就放弃了几万的广告费说不去代言,叶修说要把她带进嘉世时老陶也是一口答应了下来,老陶一直都很喜欢叶修。

  但是。

  是什么时候变味儿了呢。

  第一次他们两个人发生争执时?还是第一次叶修与他冷战时?还是叶修当众拒绝代言这事儿让老陶难堪时?

  苏沐橙不清楚。

  她只是从来没有想到过,原来人真的可以说不爱就不爱,原来真的可以为了物质放弃爱的人。

  很久之后她才知道。

  叶修在那场爱情里,是被放弃的,也是彻头彻尾的输者,输的孑然一身,输的丢盔弃甲。

  叶修还记得刚刚分手那几天,苏沐橙安慰他时,问他:“疼吗?”

  叶修被问的一愣:“傻啦?我又没有受伤。”

  “我是说心里,”苏沐橙说,“疼吗?”

  叶修按按胸膛,心脏还在强有力地跳动着。他抬手挡住阳光,昧着心说道:“不疼,怎么会疼。不就是分个手吗。”

  苏沐橙说:“真的是这样就好了。”

  这小丫头总在不一样的地方尤为敏锐。

  叶修抿抿嘴,他说不清楚为什么要骗苏沐橙,好像这样就能骗过自己一样。

  叶修默默地自嘲笑笑,对着自己。

  “来日方长。”苏沐橙说。

  叶修眼神飘忽,他记得陶轩和他在一起的第一年时他也说过这话,当时是怎么样的来着——

  对,是在烟花晚会上,陶轩偷偷地抱住了他,说,来日方长,我爱你。

  那是陶轩说的第一声我爱你。

  叶修记了很久很久。

  他当时怎么回答的来着?

  忘了。

  叶修回神,望向苏沐橙,缓缓开口:“陶轩…”

  “你别提他了行吗,我都替你烦他。”苏沐橙说这话时,颇有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一副不太好的口气。

  叶修却是理解的,他眨了眨眼,说:“好,我不说了。”

  可是,叶修越平静一分,她就会更心软一分。

  “我,我不是…”苏沐橙踌躇一会儿,最终还是没说出口。










  陶轩对他一直很好。

  叶修年纪不小,当然是明白这个社会对同志的包容度有多小。他那难得幼稚的头脑里,冒出了一个格外单纯的念头。

  ——一直这样在一起,也不错。

  他和陶轩这样说。

  陶轩自然是拒绝了,那时候恰好是第三赛季结束,嘉世毫无疑问又是冠军。陶轩又替他拒接了许多代言,听到他这个想法心里居然有了些不耐烦。

  不耐烦。

  陶轩被自己这种情绪也吓了一跳,他跟叶修说:“你把爱情当成了什么?”

  叶修说:“你和我。”

  陶轩被他这个不知世事的模样逗笑了,说:“你拒接代言我替你拒接,你不想露面我就不让你露面,你…你还想干什么?”

  “和你在一起。”叶修说。

  陶轩被缠烦了,说:“你知不知道爱情是什么?它不仅仅需要爱,更需要面包。”

  叶修被他说的愣住了,陶轩还是头一次这样子对他说话。他站在原地发了会儿呆,然后离开了。

  后来叶修才懂,陶轩那个时候就已经觉得他给嘉世添累赘了。

 








  “爱情是苦的,”叶修站在马路边上,一手握着苏沐橙的手机,屏幕上,那个号码的备注是陶轩,另一只手手指间夹着一根烟,他扯着嘴笑笑,跟苏沐橙说,"…说起来,有次骗了你,沐橙,那个时候还真挺疼的。”

  像是心口被刎去了一块肉,流血不止,却不敢治疗敷药,轻轻碰一碰都疼。

————————————————————
姑娘 @脸黑的奥利奥饼干 的点文!
写了个虐一点儿的…
(´・ω・`)望喜欢哦

评论(4)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