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云

问卧龙几两钱

【周叶】世界欠你一个醋王的名号

*私设如山

 







  周泽楷特别特别容易吃醋。

  叶修有时候都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常常会觉得他吃醋吃的莫名其妙,不过久而久之叶修都习惯了。

  能不习惯么?

  他多和别人说两句话就会感觉到手被人紧紧握住,一回头总能看见周泽楷顶着那张俊脸做出一副委屈巴拉的表情,特别让人心软。

  ……虽然这个特别可能是独独对于叶修的特别。

  叶修一见着他这个表情就知道自家的小醋王又跳进醋坛子里了,好笑地在身后偷偷晃晃这个小醋王的手,他就跟人告别了。

  俩人的事儿在联盟里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有人疏远有人还是不躲不避,条条道道叶修和周泽楷心里都跟明镜儿似的。联盟里也没人会把这事儿捅到媒体前,虽说电竞圈偶尔也同娱乐圈一样,可到底性质不同。娱乐圈能封杀艺人,你电竞圈可以?禁赛这事儿多么严重,在这个号称着性别平等尊重人权的时代,绝不可能因为这个原因禁赛。

  只要有脑子的人就能理明白这个道理,于是早早就把龌龊心思扔了。

 






  在一起几年后,倒是发生过一件令周泽楷有些不快的事儿。

  那天叶修有一个朋友来,正好是休假期,周泽楷还想拖着人再从床上温存会儿呢,就觉得身边人起床了,他伸出手却抓了个空,在空气中虚晃了两下后被叶修握住。

  “今天我有个朋友来,”叶修又转身凑过去让周泽楷搂住他的脖子,在他唇上亲了亲,“刚刚他给我发消息,差不多到了。我下去接他,很快回来。”

  周泽楷这才又应了一声:“嗯…快点回来。”

  叶修笑着答应:“好,知道了。你继续睡吧。”

  周泽楷睡觉总不安稳,每每亲密过后他常睡不着。叶修却是个容易睡着的主儿,于是就特别心疼周泽楷,早上起来时都是轻手轻脚的。

  只是周泽楷抱着叶修睡都已经习惯了,没了叶修在身边他哪里还能睡得着。往常他还能拖着叶修赖会儿床,今天却不行了。再怎么任性他也不能阻拦叶修交朋友,于是只好不情不愿地放人出去。

  叶修一出去周泽楷就醒了,穿着睡衣就在门那儿靠上,想偷听。

  叶修果然很快就回来了,关门与进门的功夫不超过十分钟。周泽楷靠着门托着脸,聚精会神。

  门外叶修领进的那个男人低声同叶修不知道说了什么,叶修笑了一声,也低低地说了些什么。声音太低了,周泽楷听不清。

  “……不了,我陪小周。”叶修似乎是在拒绝什么,声音略大了些,周泽楷将后半句听的分明。

  周泽楷下意识地就觉得自己不会太喜欢叶修的这个朋友,他握住门把手刚想出门,就被那人说出的话给绊住了。

  “老叶,我知道这事儿我不该说,”那个叶修的友人讲,“天天跟着周泽楷屁股后边…他干什么你都纵容,你也不觉得烦吗?”

  于是周泽楷便顿住了准备出门的脚步,脸贴在门板上,不由自主地放缓了呼吸。

  叶修这时候没了声。

  周泽楷一颗心都揪起来了,他耳朵紧紧地靠在门板上,手心里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了一层薄汗。

  他想,是啊,他怎么就没想过叶修会觉得他烦呢?

  可叶修,是这么好脾气的人,他才敢这样子——

  在他紧张时,门外又传来了叶修的声音。

  叶修语气里好像带着笑,那是周泽楷熟悉的,一如既往的略带纵容的声调。他说:“那可没办法,我就偏偏喜欢他,也喜欢纵容他。改也改不了了,就只好这么过下去了。”

  “反正也不讨厌,干嘛计较这么多?”叶修又笑着接话,反问道。

  周泽楷一颗心猛然落地。

  那位友人此刻没了声。

  “我走了,”过了好半晌那人才再次开口,“一会儿你家那位醒了你铁定顾不上我了…好好过。”

  友人似乎是拍了拍叶修的肩膀,而后又低声说了些什么:“……你自己心里向来有数,只是一直还是个不放心的心思。今天可算是明白了。”

  叶修说:“承你吉言。”

  那个人一走周泽楷就出来了,耷拉着脑袋抬眼瞅着叶修。叶修抬手揉揉他头发,问:“都听见啦?”

  周泽楷说:“嗯…差不多。”

  叶修看他这小模样就觉得好玩儿:“都听到了还吃醋?”

  周泽楷犹豫一下,说:“…你会烦我吗。”

  这个问题让叶修一愣:“怎么会?乖,别乱想。”

  周泽楷于是就低下头,把脸埋在了叶修颈窝处,瓮声瓮气地说:“…我也不会,永远不会。”

————————————————————————
呜呜呜果然我是个感情废!!!!!!

评论(11)

热度(326)